磨牙大王

(`_´)这首页主曦澄cp不拆逆,忌讳「江澄与狗」ᐅ文章请移步子博客【老夫未醉】
ᐅ图拿去做头像可以,私自用做其他同人文配图不可以的,不授权做曦澄以外其他。
ᐅ评论有时候被大脑屏蔽了,没看到。也不一一回复,经常不知道说什么。
ᐅ平时脾气还可以。不过翻脸可能比翻书快。说话比较直接,不是不会委婉,感觉没必要。
ᐅ不算魔道和作者粉。只对一些魔道人物有兴趣,尤其「曦澄」,脱坑与否顺其自然,对于曦澄很忠诚的不拆不逆,说曦澄only也不虚,也算努力过了,走哪算哪。

近来我loop一首歌叫《如歌》,觉着好听觉着怎么听怎么适合 @知晚  太太《数青峰·陆》里的这一段。

自那日后,江澄的精神便时好时坏,今日,便是他陷入昏睡的第五日。

蓝曦臣不知他是否还有机会再与江澄谈一谈心、耍一耍赖,他甚至不知,江澄的杏目是否还会再度睁开,思及此处,不禁悲从中来,遂俯下身,靠在江澄手边,将脸埋进手臂之中,如此,便只有他自个儿,和衣袖知晓他曾又哭过。

“怎的又在掉眼泪?”江澄喑哑的声音自头顶传过来,蓝曦臣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只手便轻轻地抚上了他的发顶,他抹去脸上水渍,又拉过发顶那只冰冷枯瘦的手紧紧握住,方才缓缓起身,再看向江澄时,已换上了一张笑脸。

江澄亦对着他安抚地笑笑,手上用力,便欲起身,蓝曦臣忙上前托起他的脊背,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江澄靠着蓝曦臣为他铺好的软垫,艰难地抬手抚了抚眼前那张不复清朗的脸。蓝曦臣侧首去吻他的指尖,关切道:“可是觉得精神好些了?” 
江澄眨眼道:“今日已觉轻松许多,蓝涣,你是否也该去歇歇了?” 
蓝曦臣道:“好,听晚吟的。但晚吟得哄一哄我。”

江澄今日眼中多了些光彩,此刻听得蓝曦臣又在与自个儿撒赖,眼中的笑意又明显了几分,遂拿出了万分的耐心与疼惜,温声道:“那晚吟哼支曲儿给涣哥儿听可好?” 
蓝曦臣忽地笑了,又险些笑出泪来,复继续道:“还是等晚吟身子大好了再听曲儿罢。” 
江澄道:“涣哥儿挑一支,趁我今日精神好,尚不至荒腔走板。” 
蓝曦臣见他坚持,便从善如流道:“晚吟可还记得,梦中劫时,你唱与魏婴听的那支曲儿?” 
江澄听罢,知蓝曦臣又无端端吃起了飞醋,便调笑道:“那支曲儿呀,那支曲儿也忒酸了些罢?” 
蓝曦臣闷闷道:“我听不得?” 
江澄无奈道:“听得听得,我唱与你听,你且来近前些,叫我靠一靠。”

蓝曦臣向前展开双臂,欲揽江澄入怀,而江澄今日却不似往日那般,躺入蓝曦臣臂弯之中,而是亦伸展双臂,拥住了蓝曦臣。两人的胸膛贴得极近,江澄清楚地感受到了蓝曦臣胸腔中传来的温度,不禁又向那温热之处凑了凑。 
时辰到了,蓝涣。江澄心中默念。 

江澄把下颌搭在了蓝曦臣的肩窝处,竟当真似哄孩童一般,轻抚着蓝曦臣的脊背,感受着他凸起的骨节,缓缓吐了吐气,便轻声唱道:“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蓝曦臣感觉江澄抚在自己脊背上的手一回缓似一回,又一回轻似一回,便欲抽身查看,而江澄却箍着他的腰身,不肯叫他离开。

蓝曦臣早已明白,江澄已现回光返照之象,今日,便是他二人死别之时。

蓝曦臣心中遽痛,似是五脏六腑都叫人一同挖出一般,从未有过的恐惧叫他止不住地颤抖,亦死死咬着牙,不叫自己恸哭失声。

江澄无力地靠着蓝曦臣,艰难开口道:“好累,蓝涣。” 
蓝曦臣竭力使自己不再流泪,而泪水却无可抑制地淌了满面。片刻,蓝曦臣柔声道:“睡吧,晚吟,涣在此处候你。”长长久久地等候你醒来,等候你再度与我并肩携手,到那时,定不似这回凄苦至此。 
江澄很想再讲讲好话来安慰他,可却无论如何也再提不起力气,再吐出来的,已是气声:“蓝涣……”却难掩深深眷恋与浓浓不舍。
话音未落,蓝曦臣便感到那抚在脊背上的手颓然落下,而他似是不曾发觉一般,仍自顾自地侧首于江澄耳畔哄他道:“晚吟且睡,待晚吟醒来,便再不会痛了……” 


看完这一段,再听这首歌,就好像这个画面想起的bgm,歌词就好像是从江澄的角度在对蓝大说话似的。也是绝了。

歌在这https://y.qq.com/n/yqq/song/00210iUr2jg9fl.html?ADTAG=baiduald&play=1


歌词复制

如歌 (《烈火如歌》电视剧主题曲) - 张杰

词:段思思

曲:谭旋

编曲:陈思同


谢时间拈了眉头的霜花

谢沧桑 喂饱思念的马

谢绵长情话 投射了天涯

带我去小小红尘醉一下

谢那句再见让你害怕

谢狭路 让相逢不能罢

谢月的缺乏 常诉在卧榻

谢风沙 吹成年华

若遗憾是遗憾 若故事没说完

回头看 梨花已落千山

我至少听过 你说的喜欢

像涓涓温柔途经过百川

若遗憾遗憾 若心酸心酸

又不是非要圆满

来年秋风乱 笑看红叶转

深情 只好 浅谈

谢那句再见让你害怕

谢狭路 让相逢不能罢

谢月的缺乏 常诉在卧榻

谢风沙 吹成年华

若遗憾是遗憾 若故事没说完

回头看 梨花已落千山

我至少听过 你说的喜欢

像涓涓温柔途经过百川

若遗憾遗憾 若心酸心酸

又不是非要圆满

来年秋风乱 笑看红叶转

深情 只好 浅谈

若遗憾是遗憾 若故事没说完

回头看 梨花已落千山

我至少听过 你说的喜欢

像涓涓温柔途经过百川

若遗憾遗憾 若心酸心酸

又不是非要圆满

来年秋风乱 笑看红叶转

深情 只好 浅谈


我本来想配个图的,生病快一个月了没心力_(:з」∠)_ 以后再画。

听这首歌再看数青峰陆 你们试试,不骗你,试试。

若遗憾是遗憾 若故事没说完

回头看 梨花已落千山

我至少听过 你说的喜欢

像涓涓温柔途经过百川

若遗憾遗憾 若心酸心酸

又不是非要圆满

来年秋风乱 笑看红叶转

深情 只好 浅谈

评论(5)
热度(9)

© 磨牙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